现在的位置: 首页 > 威尼斯人手机版 > 正文

雷蛇CEO陈民亮的小众奢侈品生存之路

2018年04月24日 威尼斯人手机版 ⁄ 共 4339字 ⁄ 字号 暂无评论

雷蛇CEO陈民亮的小众奢侈品生存之路

  雷蛇CEO陈民亮从来没穿过西装。即便出席公开活动,他也是一副休闲打扮。这更符合粉丝们对他的期待:他是一个“游戏家”,无拘无束,热衷追求极致的自我。

  或许在大众眼中,雷蛇并不出名。但粉丝们对雷蛇的迷恋丝毫不亚于女人面对爱马仕,能有几千个女人把爱马仕的Logo纹在身上吗?在这个硬件越来越便宜的时代,雷蛇用最普通的硬件实现了奢侈品的价格。一款雷蛇鼠标价格可以过千元,雷蛇笔记本最便宜的一款也在15000元以上,价格远远超过了苹果。如果说苹果算是把硬件做成了奢侈品,那雷蛇可比苹果奢侈多了。一旦出新品,粉丝连夜排队购买就不用说了,雷蛇出款T恤也同样会被疯抢。而且雷蛇“奢侈”到无须找人代言,电子游戏竞技圈里,一套极品雷蛇装备选手的必要配置。

  本来雷蛇极有可能一直是小众圈子的奢侈品。但移动互联网时代里,世界变得扁平,但凡做到极致的产品极易“针眼捅破天”,一夜之间在风靡大众。如果你不信,可以回想五年前的苹果,iphone的前两代都是小众产品,到了iphone3,大众猛然趋之若鹜。乔布斯的产品经已经比比皆是,但陈民亮比乔布斯做得还要极致。在硬件不断和人链接起来,产品却又极易被遗忘时代,与其盲目跟进速度,不如创造自己的节奏,把硬件变成“奢侈品”。陈民亮找到了另一条产品生存路径。

  1、用户的需求是说不出来的,请自己做那个最极致的用户。


  雷蛇设计产品时不怎么做用户调研,而是完全凭借自己的手感。陈民亮说:“用户的需求是说不出来的。我们全都是游戏家,能自己掌握到用户那些说不出来的需求。”显然,游戏家意味着比玩家更深度的游戏用户。

  和乔布斯一样,陈民亮经常被认为是“疯子”。他本是个典型的高富帅,狂热的喜爱游戏。除了工作大部分的时间他都花在游戏上,不过,鼠标、键盘这些外设让他觉得很不爽。他决定给自己一款做更顺手的鼠标。当他辞去高薪的律师之夜准备创立雷蛇时,人们都说他疯了。一个鼠标也就50元左右,一款超过1000元的鼠标谁会要?雷蛇刚开始做笔记本的时候,移动互联网时代已经来了,全球的PC硬件都在下滑,这时候他还要做笔记本,又是一个外人眼里的疯狂举动。一位厂商曾忍不住对他说:“你又要高性能,又要轻薄,笔记本又很贵,我做笔记本这么多年,根本没人要你的产品。”

  “不管你的数字还是市场分析说这个产品没人要,我们就知道这是游戏家说不出来的需求。”他说,结果是,雷蛇笔记本一上市在北美洲备得三个月库存,45分钟内就全部售光。甚至,游戏外设这个市场都是由雷蛇创造出来的,在此之前根本没有一款专门为游戏玩家设计的鼠标或键盘。(如果你熟悉苹果,就知道乔布斯本人就是那个最极致的用户。)

  2、做个“细节控”


  作为一个再典型不过的游戏玩家,一个电子竞技选手,陈民亮一直在寻找一种不公平的优势。比如电脑屏幕要怎么放,才能既让阳光充足,都不至于被晃到眼睛。(这有点像《生活大爆炸》里的Sheldon是不是?)他说:“我们只要赢。”高手间游戏正酣时,决定胜负的往往就是这种细节引发的蝴蝶效应,所以比赛前电竞选手会一个一个细节的去找。可是当时,像鼠标、键盘、耳机这样基础的设备都没有符合玩家的需求。

于是,陈民亮就去和硬件工程师商量,鼠标的精准度能再提高吗?另外能更符合人体工程学一些吗?普通人一天用电脑8小时就够了,但是游戏玩家一天能玩20个小时。普通人操作Word,鼠标不用特别精准,但游戏里动作变化特别快,普通的精准度是不够的。所以雷蛇的第一款鼠标直接把DPI从通常的400,上升到2000,这是当时能达到的最高数值。

  这款鼠标出生于1998年,但到2005年的时候才开始作为产品正式对外发售。最早陈民亮只是抱着嗜好的心态,根本没想把它做成生意。周围的朋友们知道了,都想要一个。陈还很好奇的问:“你确定要买吗?这非常贵。”这个小圈子里的玩物是因为一次意外事件在电竞圈里走红的,用这款鼠标的战队总是打赢,一位电竞选手因此被裁判认为作 弊,就像鲨鱼皮泳衣一样,雷蛇的使用曾在电竞圈里引发了争议。但这不妨碍玩家们去买一系列能让他们“赢”的产品,雷蛇的单子也越来越多。

  3、文化也是需要被考虑的因素


  如果对你说起各国游戏家的不同,陈民亮可以滔滔不绝。雷蛇的鼠标就像运动员装备一样,产品跟着游戏者的技术动作、身材、习惯而调整。欧洲人的手掌大,亚洲人则手掌小,而且欧美家庭空间大,中国、日本玩家的家庭比较狭小,所以他们甩鼠标的时候,力度和动作都不一样。甚至气候也会成为影响因素,瑞典比较冷,玩家动作就小,中国玩家很多都在夏天玩游戏,习惯也不一样。目前,雷蛇是世界上最大的电子竞技赞助商。可是陈民亮赞助他们,不是为了给雷蛇打品牌,而是为了邀请这些玩家做测试,分辨用户那些细微的需求差别。

  一款名为狂蛇的产品就是专门为亚太玩家设计的。因为中国人手掌比较小,陈民亮决定把鼠标做得瘦一点,宽度减少12%。但在开全球销售会议的时候,没有其它区域的人下订单,甚至没人感兴趣。但陈民亮觉得,这就是中国玩家的差异,必须认可。后来事实证明,中国玩家很买账。狂蛇销售了四五年,至今在淘 宝、京东、天猫等排名销量第一。

  在雷蛇,所有的产品设计都在公司内部进行,专门有两位人体工程学的科学家对各地的玩家进行数据分析。但数据并不是设计产品的唯一依据,有时候文化也是需要考量的因素,说产品设计是个艺术一点都不为过。几年前iPhone还没有出,人们开车时都是用拇指来按键发短信,雷蛇鼠标就尝试把左按键设置在拇指位置。陈民亮说:“如果是现在,年轻人使用手机的习惯被改变了,我一定不会这么设计。”这几年有山寨厂商还模仿这个设计,他就会觉得很好笑。

  4、“爽”是一种综合体验,不止是性能。综合感受好了,才能变成奢侈品。


  虽然安卓手机的上升趋势已经不可阻挡,但是苹果用户依然很难被拉到安卓的阵营中。很多用户不知道为什么,稍微敏感一点的用户会告诉你手指在屏幕上滑动时反应是不一样的。

  雷蛇就要尽量让硬件和真实生活无缝连接。陈民亮举例,如果你推一个杯子,它肯定是马上动起来,不会隔0.1秒。就是这0.1秒或者更短的时间,让用户觉得别扭,但用户可能说不出来。

  为了“爽”,雷蛇付出不少代价。Blade笔记本关上时,声音是经过特别处理的,雷蛇团队为此精心选择了四五个月,终于选到了让人觉得“爽”的声音。而且在机身旁边还专门设置一排麦克风,让这声音每次开关都能被听到。陈民亮得意的用单手把笔记本开开又关关,为了这个细节他不止花过声音的心思。笔记本开合的力度做过特别测试,如果用户是把笔记本放在桌上,必须能单手拉起屏幕,不像其它轻薄的笔记本,就算是苹果,拉起屏幕时会把整个本子带起来。

  仅仅为USB接口,雷蛇就花了38万美元,很多人说陈民亮“闲的”。通常USB是一种非常标准化的部件,所有消费者在日常使用中都会用到,并且每隔固定的周期就会进行标准升级,而现在已经到了3.0阶段。另外,被用到USB接口中的塑料部件通常都是一些最基本的颜色,比如黑色的USB2.0,以及苹果公司的白色,而现在USB3.0接口的标准通常都是蓝色。而来自中国台湾的工厂通常只生产几种颜色,如果像要专门生产这种绿色,则需要进行大量的实验和重新大批量制作,之前从来没有厂商做过这样的事情。

  甚至气味,雷蛇也有所考虑。陈明亮一直希望雷蛇的产品有一种特别的雷蛇味道,加上产品需要海运,所以需要在包装箱里填充香料。为了这种味道,一个工程师选了两年半。有一天他的方案终于被陈认可,他兴高采烈的说,为了寻找这种味道,他曾弄得整个香料工厂都请病假了。因为尝试的味道太多,浓度又太高,有一段时间整个工厂的人都在吐。

  陈民亮很傲娇的说:“我不需要用户了解这些,向朋友推荐的时候说出雷蛇的细节有多好。我更希望用户用过雷蛇之后,再用别的产品总觉得哪里不对。”

  5、速度固然重要,但产品本身更重要


  移动互联网里,速度永远是不能忽视的问题。速度和精细的产品设计似乎总存在着矛盾。但在这个问题上陈民亮丝毫不妥协。Blade上市前一年,很多硬件工程师都告诉他产品设计的已经很好了。作为笔记本,46或是48毫米很常见,当时雷蛇已经能把笔记本做到20毫米,已经非常薄。产品早推出一年可以多赚很多钱。但陈民亮依然觉得太厚,一定要求做到16.8毫米。很多制造商都觉得他的标准太苛刻,拒绝了雷蛇的订单。他们多努力了一年,才实现这一厚度。

  若从性格上说,陈民亮算上有些小“执拗”。移动互联网时代,人人都在谈论速度,很少有人能视速度于无物。速度也的确没有影响雷蛇。雷蛇很多产品在市场上存活周期已经超过五六年,但在北美、欧洲和中国市场都排一直保持了排名。上市七年的蝰蛇鼠标,至今还在亚马逊北美的排行榜上高居榜首。

  “对我来说,一个产品不是速度或者数字可以衡量的。”陈民亮用苹果举例,苹果产品不断更新换代,但有些设计也没有更换,它也没有因为市场的变化改变出新品的速度。苹果手机一年一部,但框架一直没有变。与之类似,陈民亮宁愿用足够的时间做好,再每年优化一点。但不会今年出一款产品,明年再出一款产品。“做好产品,可能要多花一点时间,可你的回报会比每年都出一款产品更好。”他说。

分享到:一键分享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微信 QQ好友

给我留言

留言无头像?


×